*本文同步刊登在好食機農食整合網站的食農教育專區

http://edu.howsfood.com/2016/08/pgs_89.html

友善或是永續農業一詞在最近幾年很流行,其中對環境生態上的重視度更有別於現今的法定有機農業,但生態系或是農業生態系等的完整概念對於一般大眾來說太過於複雜難懂,且進行生態調查實則需要相當多時間與資源投入的一項任務,以至於許多想進行相關友善驗證的單位在生態這關都難以舉足前進。其中參與式共保系統(以下簡稱PGS)在國外的執行上對於生態驗證部分也多以大框架的概念式進行,實則可惜。

一年多前接受好食機邀約而有機會參與PGS的生態調查,並擔任好食機農食整合的生態顧問,開始著手建構適合PGS的生態調查模式,並實際到幾位好食機合作農友的園區,進行生態調查的實做,一年多下來,累積了一些資料,也讓我更多地反思,在複雜的生態樣貌架構下,如何拆解調查方法並分階段進行,期望可以逐步建構出多人共同參與的生態調查模式,一同推動農田生態系的重要性,而這也是PGS的精神所在(可參考「PGS生態調查培力」一文)。趁著這次好食機邀稿的機緣,跟各位分享一下我實踐反思的心得。以下就先介紹「生態系」與「農業生態系」的概念差別,並以一同參與PGS的大禹嶺蜜蘋果園為例,來探討農業行為與生物的互動模式。

生態系與農業生態系概念簡介:

在此,為了可以讓大眾更加容易理解農業生態系的概念,我們選擇持續參與PGS生態調查的蜜蘋果農為例,來跟各位介紹農業生態系與農業管理上的微妙關係,不過在此之前還需先說明一下何謂生態系與農業生態系的概念。

生態系的概念可以拆成,在一個區域內,其所包含的生物性和非生物性因子的互相交互作用所形成的一個生存網絡,生物性因子可以是植物、動物、細菌、真菌或是其他微生物等,而非生物因子則是土壤、水、陽光、風、溫度、有機與無機物質等環境因子,這樣講一講好像還是有點硬,不然來舉個例子好了,請各位發揮一下想像力:

一片樹林裡有一隻山豬(動物),他會挖森林底層的土來尋找植物的種子、塊根(植物)或是(真菌)來食用,取食後的山豬會大便,而這坨大便會被蒼蠅的幼蟲、糞金龜(動物)當成食物,或是大便上長了真菌(微生物)而分解成營養物,接著因為(雨水)的攜帶而把(營養物)帶到土壤裡,提供了樹林底層的植物或樹木本身(植物)的營養來源,而植物因為吸收了(營養)與(陽光)之後,藉著光合作用長出葉子和果實,而葉子和果實則又可以提供昆蟲、松鼠、猴子、鳥類(動物)等生物做為食物或是居住用,葉子會因為老化或是天氣轉冷(溫度)而掉落到土壤表層,接著掉落的葉子會被(真菌) 分解或是被吃渣渣的(動物)轉變成(營養物),再次回歸(土壤)被植物或是其他生物利用,如此的重複循環,以上是很簡單的生態系樣貌介紹,再講下去怕大家會精神錯亂。

接著來談談農田生態系,農業本質上自古以來就是人類行為的介入,而改變地貌的一種生態干擾現象,因此談到農業生態系的生物因子除了上述的植物、動物、細菌、真菌或是其他微生物之外,還需考量到人類的施作行為與耕種的作物種類。人類適度地為了栽培、耕作及管理而產生了某程度的干擾作用,造就出獨特的農田生態系統,許多生物也演化出配合農田耕作周期性變化的生存習性與行為,像是白鷺鷥總在犁田後大群的跟在後面取食蚯蚓和小昆蟲,或是水稚在菱角田上築巢產卵等等。換句話說,如果農田被廢棄而不耕作、農田管理施作不當或是大面積單一規格化種植(像美國這樣的規模),都將會造成原先倚賴農田維生的生物群落消失,使得生物多樣性大幅降低,若要排除人為干擾而使之自然回復到未開發時期的生物多樣性,則可能需要幾百年的時間,試想,在現今人類生活體制下,一塊空閒的土地有機會等個幾百年嗎?

台灣PGS-蘋果園之農業行為與生態演替:

位於台8103k的地方,往山坡上走有座蜜蘋果園,果園主人代號為苦瓜及其合作夥伴阿凱,此片果園是苦瓜從他爸爸手中承接下來的,有鑑於前一輩對於果園的管理造成土壤劣化且易被沖蝕,因此苦瓜及阿凱決心養土,並以嚴格的農業綜合管理方式進行,接著我們以此蜜蘋果園為例,來看看何謂適度的農業行為並創造出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1:蘋果園草相

蘋果發源於較乾燥的中亞地域,藉由冬季的降雪,經春季融化之後變成河流或伏流,進而提供蘋果樹所需的水源,原生地因生長期少雨,而較怕雨水的蘋果樹若在台灣種植,其葉子及果實則會因雨水豐沛而較容易產生病害及蟲害,使得目前為止,台灣種植的蘋果若有產量的需求情況下,都還無法不使用農藥,而一般農民也會覺得園區的雜草會跟果樹搶養分,或甚至會提供有害生物躲藏的空間,進而使用除草劑將土地清的乾乾淨淨。另外,若談到施用農藥及化學肥料大家肯定會聞之色變,總覺得會造成生態浩劫,但其實關鍵在於有無使用除草劑、合理用藥及用肥並執行農業的綜合管理。

此蘋果園因為經過了兩年多的適時果樹整理、減藥施作、合理施肥、不使用除草劑改用人工除草、有機資材使用、改良土質、復育野草及蜜源植物、保留緩衝帶及分區管理等作法,至今為止是第三年,如在最近這幾月(7~9月) 光臨蘋果園的話會看到園區內長了許多茂盛且種類繁多的野草(圖1),而令人好奇的是,蘋果產量並不會因為野草那麼多而產量大減,雖然今年預估產量還不及附近慣行農法的蘋果園,但相較於前年來說已經是結實累累,甚至因為照顧好土壤及野草,使得去年很多蘋果都中黑星病(圖2),但今年蘋果的健康狀況比去年的好上非常多。此外,藉由去年開始每季上山調查的結果得知,不論是野草或是動物的多樣性也都非常豐富,其中更出現了多種捕食者、寄生者和訪花者,像是大龜紋瓢蟲、姬蜂、黛青麗菊虎、白斑素獵椿象、中國蜂、楚南熊蜂、姬紅蛺蝶、信義熊蜂等的昆蟲(圖3、圖4),詳細的物種多樣性資料還在建立中。大家一定會好奇,有使用農藥和化學肥料為何還會有那麼多的生物呢?

 

2:蘋果黑星病病徵

3:左上、左下、右上、右下依序為大龜紋瓢蟲、姬蜂(待分類)、黛青麗菊虎、白斑素獵椿象

 

4:左上、左下、右上、右下依序為中國蜂、楚南熊蜂、姬紅蛺蝶、信義熊蜂

我們以昆蟲為例,來拆解各種農業施作方法會如何影響昆蟲的生存方式,首先先以合理用藥及減藥施作開始。在農藥的選擇上以易環境自然分解且殘留時間短的為首選,當分區域進行減藥施作並針對果樹特定部位及需求使用的話,其實農藥擴散到外圍的含量很低,而當農藥濃度低的情況下昆蟲們會因為趨避作用(想想防蚊液的功能) 而逃離用藥區,進而躲到附近的草叢或是緩衝帶裡(圖5),等到分解期過了,昆蟲們也會再回來原地繼續開趴。

5:蘋果園的緩衝帶草相

再者,因為復育雜草並使用人工除草,使得優勢種野草(就是很容易長成一大片的野草) 的生長被某程度的抑制,其餘野草才得以有生存空間來繁衍,進而提供了多樣的昆蟲居住空間,不只吸引了許多吃野草的昆蟲前來居住,也會佔掉有害生物的生存空間(同棲位競爭),而且吃肉的和寄生的昆蟲也因為居住空間舒適和食物豐沛而相邀前來開趴,進而抑制了有害生物危害果樹的程度。另外,人工除草因受人類生命值限制而會採區域性除草,當一區正在除草時,昆蟲們便會移動到還沒除草的區域,等除完一輪之後,一開始除草的區域,野草也逐漸成長恢復,昆蟲也會移動回來。

在復育野草、培養土壤及不使用除草劑的情況下,土壤也會因為有機物質豐富、棲息居住的空間多樣等,而有越來越多的土壤生物前來棲息,其中以細菌、真菌、線蟲等微生物居多,還有許多節肢動物和某些哺乳動物,當土壤生物相越豐富健全就會反饋於果樹上,除了提供果樹微量元素與額外的養分外也可以提供野草成長的養分,還可以抑制土壤有害生物的數量並讓果樹身體健康,土壤微生物之於果樹或其餘農作物的功能也可以想成腸道益菌叢之於人體健康狀況的概念。

最後,在一個劣化的土地上,如要讓土壤盡快恢復健康並復育出多樣的野草,化學肥料反而將會是個重要的角色,藉由合理施肥快速提供植物們所需的養分並配合其餘農業綜合管理的方法,使其可以在劣化的土地上逐漸生長並繁衍出生物多樣性。

以苦瓜&阿凱的蘋果園為首的台灣PGS生態調查之未來期許:

從三年前一片土壤劣化的蠻荒蘋果園到現今充滿各式野草及生物,並且還不時遭受台灣獼猴和山豬的洗禮,附近可以很常聽見大冠鷲和山羌鳴叫,夜間也會出現一堆肥滋滋的盤古蟾蜍在各處準備大快朵頤,而這些榮景的養成並非靠一朝一夕的農園簡單管理所能達成的,未來苦瓜和阿凱也期望能朝向完全無用化學農藥改用有機防治資材的耕作方式,讓環境與果樹能相輔相成,而接下來蘋果園的生態調查會再增加馬氏網的採集 (6) 與其餘調查方法,以期建立更完整的蘋果園生態系樣貌。

在台灣PGS生態調查架構的建立上,期望培育出更多可以實際參與生態調查的農夫,依照能力許可來進行不同階段的生物採集與鑑定,進而拚湊出農田生態系與人類耕作之間產生動態平衡的故事。

6:蘋果園的馬氏網採集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lisu 的頭像
sulisu

舞春的昆蟲

suli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黑星病
    不是黑心病
  • 已更正,感謝通知~!

    sulisu 於 2016/08/28 1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