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曾家橘子開始採收的時候,剛好有機會跟著好食機的菜市長一同前往瞧瞧放養的橘子(https://www.facebook.com/howsfood/videos/953710144695453/#),當然我去那邊的主要任務還是去找生物啦~~還有品嘗曾家的各種柑橘,雖然都很有風味但是我還是最喜歡火燒柑~! 這可不是一種特別的橘子品種,而是橘子被一種叫作「銹蜱」螨類咬過,導致果皮分泌出精油再經太陽照射而產生的灼傷現象。

                雖然當時因為正逢1月,可能是因為溫度偏低所以發現蟲蟲數量不多,但沒關係,野外調查就是沒蟲看就改看其他東西,我們就在連續的菇菇驚喜中過了一個上午 (1),尤其是右下角兩張的那種菇 (漏斗多孔菌),聞起來竟然有奶油香!其餘已經鑑定出的真菌種類有冬季馬勃、梨形馬勃、掌狀花耳、綠摺菇、摺紋鬼傘。此外,由於此柑橘園採用草生栽培,野草相也算是滿豐富的。

11月柑橘園中的各種真菌

                上週六又抽空過去走走看看,因時間、天候與採集方法  (用手機拍照的限制,記錄到的昆蟲就有19種  (2),只有用眼睛看到但記錄不到的蜂類有10種,分別是大虎頭蜂、黃腰虎頭蜂、絨蟻蜂、2種蛛蜂、瘦蜂、2種姬蜂、青條花蜂和中國蜂  (蜂類多樣性對於生態來說是很重要的指標,之後會再另外說明),而這些昆蟲大多分布在果園的入口處到果園中間的地方,而這一帶的草相也較多,越往後走蟲相及草相越單調,怎麼會這樣呢?

2:柑橘園中的昆蟲代表,左上:小螳螂、左中:青紋細蟌、左下:帶鈴腹胡蜂、中上:四斑廣盾瓢蟲、中中:粗腰蜻蜓、中下:嗜菊短頭脊沫蟬、右上:孟加蚜蠅、右中:細紋貓蛛、右下:黑甲蠅

回程之後跟曾家人聊聊才發現,果園的草其實已經一年沒有用除草機除了,基本上果園從事的工作大多是剪枝、去除藤蔓、手工割草以及踩草 (將草踩斷或踩趴在地上),而且大部分在果園前半部活動,後半段就相對花較少的時間去照顧,雖然只是時間短短的走走看看並且聊天喇賽,卻可以發現農夫對於農田的施作方式,其生物多樣性的變化就活生生地呈現在你眼前,各種優勢野草勢力的激烈廝殺你爭我奪的情況下 (它們是默默的在進行的….),連帶產生的效應就是影響其他野草和昆蟲的生存空間。

由於這次的調查發現了這個有趣的現象,所以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個概念,就是人類的適度干擾如何影響農田生態系,並以野草及昆蟲為例,往後會再慢慢跟各位分享生態系中會用到的概念,而以下的例子是先以我初步作來的調查和觀察得出來的推論,若以科學的精準性來說,還須再多次調查並請曾家人實行區域性除草後,才會有更明確的結果。

當曾家人回去整理果園並都大多集中在前半部時,因為優勢種野草 (大花咸豐草、紅花野牽牛及禾草類) 經過人的走動踩踏或移除而使得生長受阻,並且騰出了多餘的空間,此外,踩過或移除的草又可幫助土壤保持濕氣,其餘較不強勢的野草會在優勢野草努力地恢復自己的勢力時,趁機快速生長,因而造成野草多樣性的增加 (可以想想自古以來人類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昆蟲們可居住並取食的選擇就多樣。

我們換到另一個場景,果園中間到後面那段幾乎都被大花咸豐草和紅花野牽牛佔領了,這意味著沒有受到人類的干擾,基於超強的三力 (適應力、繁殖力、競爭力),它們就可以大肆掠奪其他野草的生存空間,可想而知的就是蟲蟲們和其他生物的種類就變少 (生態棲位單一化,之後再慢慢介紹),只會留下以大花咸豐草和紅花野牽牛為食以及居住的生物,像是中國蜂、六條瓢蟲、寶玉蚜蠅、草蟋、甘藷龜金花蟲等 (3),其實大多數的生物們可沒想像中的那麼和平相處呢~

                3:曾家柑橘園中常見的昆蟲,左上:六條瓢蟲、左下:長翅蛉蟋、右上:甘藷龜金花蟲、右下:寶玉蚜蠅

                大自然中的生物們只要仔細觀察都會發現很多很有趣的現象,而且藉由觀察田間生物們的互動,就可以化解很多農業操作行為的迷思,而這些根基都需建立在科學的生態調查與鑑定物種上,從物種鑑定開始,進而了解其生活習性、與其他生物甚至是人類行為的關係,最後則是整體農業生態系的樣貌,至於剩下一拖拉庫的生態專有名詞還有概念,就用田間調查的故事來逐步跟各位分享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lisu 的頭像
sulisu

舞春的昆蟲

suli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